IMG_8616

如果真的有一種水,可以讓你、我喝了不會醉,那麼也許有一種淚,可以讓你、我流了不傷悲,總是喜歡把事情看得太完美,那種豪賭一場的感覺,今生輸了前世的諾言,才發現水已悄悄氾成了淚,當梅花再度綻放時,難免有時候心情就會很低落,不過!希望當我們攬盡所有不幸之後,隨之的!能將所有的幸福散佈於我所祝福過的好友們!

雲林斗六梅林溪河岸公園

雖然看不到聽不到,可是逃不掉忘不了,就連每日每朝,都變成了煎熬,雖然你知道我知道,可是淚在漂心在掏,過了這一秒這一個笑,喝下『孟婆』的這碗解藥,忘了所有的好,所有的寂寥,希望忘的是今生的痛苦,但也沒忘記了去年說要每年拍梅林公園梅花以享大眾的約定,而這也將是今生的承諾,奈何這承諾像是厄運的代表,成為厄運的指標

yGyPvTFEsjOgYs_eJN9DnA

去年( 2012119 )我一樣也到『梅林溪河岸公園』拍梅花,(第一張圖是梅林溪河岸公園的停車場),但拍了梅花之後的隔日( 120 ),就罹患了左臉『顏面神經麻痺症』,醫學上稱為『貝爾氏麻痺症』,症狀是左臉眼皮睡覺無法閉合與眨眼,導致眼睛異常乾澀,左邊嘴角無法用力緊閉,喝湯喝水時嘴角會漏水,整個左臉嘴歪眼斜像是垮了一面似的垂下來

Eo4svF1hsc29DDSNs3lAsA

如今經過一年的治療,外觀上雖看不出來有何異狀,吃飯喝水也不再掉飯粒或漏水,眼睛眨眼功能與乾澀也得到緩解,唯獨左臉神經緊繃的感覺仍在,雖說此病症百分之八十的人會在半年內復原,除少部份人會留下後遺症,難道我就是所說的那少部份人嗎?

5hr8euGsHvBRmykn9FAyFA

當我每次去看神經外科醫生時,醫生總是說有些人沒那麼快復原,又或者說你有那麼在意臉部的外觀嗎?我不禁要反問醫生,難道有人不想要讓病症復原嗎?雖外觀已看不出來,但臉部神經的緊繃感覺與不適仍在,敢問醫生您知不知道這正是病人心裡的痛,又有誰不想讓自已了無病痛自在的生活著,醫生只能安慰著我說這症狀沒藥醫,只有靠平時不能太累多休息,看看是否能得到復原的機會,難道我將永遠帶著這不適的感覺到終老嗎?

NMKSST4COSohgbB0C236EQ

當今年的梅花再度綻放時,也是我實現承諾的時候,雖然『顏面神經麻痺症』已大部份得到緩解,但內心的痛才正要開始,在上個月( 2012124 )的一個晚上約11點,在黑夜中的天空仍然飄著細雨,寒風呼嘯而過『梅林公園』內的梅樹,除了寒風與細雨之外,一切靜止如昔,就連涼亭內的人影也聞風不動,唯獨風仍吹著,細雨仍飄著,那人影的思緒正在沸騰著

dK.jGslavJRMGtTOyTWp3w

但空氣中充滿了無限的恨意,寒風吹不走恨意,細雨也澆不熄怨氣,如果再怎麼努力都得不到一分親情的意義,這努力也將只是在憑弔過去,在寒冷孤絕的夜晚,只能閉上雙眼,用淚去感覺,該不該就此放開,答案給得很無奈,是否要就此走開,在失去冷靜後,離開讓生命失去意義,是否就能讓一切重來

2F.cCdF0xFN1GY3jk8wRdw

接近子時的午夜,梅林公園的巡邏警網巡視到公園外時,發現類似黑黑的人影,一直佇立在涼亭內,為何有人在寒風中孤立身影,但卻一動也不動似的像是在陷入沉思,當下警網拿起手電筒一照,那人並非在沉思,而是有人在涼亭內上吊自殺,那人不是誰,他就是我最敬愛的─『堂兄』

J6C01W69ItMEPwF8bCOwBw

僵硬的身驅已沒了氣息,估計可能是約晚上九點就結束了自己的生命,讓生命再次的回到原點。『堂兄』是我大伯的兒子,在家排行老二,上有一位大哥與大姐,下有一位弟弟,而他是一位『父母不愛』,『爹娘不疼』的孩子,國小畢業後去當水泥工的學徒,學成後剛好遇上台灣經濟大躍進的70年代,那時候建築業處於黃金時期,也可說是他人生最輝煌的時刻

1Tpz3KspoM_Bc.BEOEqWgA

後來與同在一起工作的雲林四湖鄉女工結婚,婚後育有兩子,在人生最得意的時候建立起一個幸福的家庭,可惜好景總是不長,妻子於婚後第十年罹患癌症過世,徒留兩名幼子敖敖待哺,經過喪妻之痛後,心情頓失依靠,性情大變,終日借酒澆愁,最後酒也成了他的人生殺手

FQ5zl2Bn28OfNaSIq3nG6g

最後水泥工的工作每下愈況,建築業的房屋飽和與工資成本的提高,讓他幾近成失業狀態,不得已轉戰台西客運的司機行業,但喝酒的惡習已無法改變,讓他多次酒後駕車而遭公司開除,沒了工作之後更變本加厲的喝,想要把父母的不愛,兄弟不親的恨一次喝光光,但如此一來更招致親人的不諒解

UiTrolOeyZEi3.QwEpBDmg

從小人生的不如意就跟他畫上等號,父母常把美食偷偷塞給哥哥與弟弟,擁有強壯體格的他總是攬了所有的粗活,重視友情的他也總是讓人借錢不還,至於財產的分配也總是不公,讓他萌生對人生的不公不義,怨恨從此日積月累的產生,當然這些怨恨一部份來自於自己的作為,但大部份則是外界加諸於已身

Z5q.yWCDSxIGMr5QsOLMyg

一切人生的無奈與生活的困頓,使他越走向極端,最終更走向生命的盡頭,梅林公園的梅花在盡情的綻放著,而他的生命卻走向枯萎,別人是花開富貴,我們則是花開厄運,難道梅林公園的梅花,每一次花開就是一次家族的厄運嗎?

aueUZhrWpnovMz60C5Beng

梅花樹上的花瓣沒有止盡的隨風飄落,孤單已難計算,『絕望』莫非是上蒼給的最後答案?是否要我什麼都不說,連僅有的淚都忍住,直到我的視線一片模糊!

QilNsnBdXXEMBqrCGXVQwA

早晨花瓣上的露珠彷彿是他的淚水,所有的眼淚,自有它的價值,別以為心底永遠沒有創傷,但也請別為我們來嘆息,為我們的眼淚,我們都不在乎,如果沒有幸福,那一切快樂都要重來

l3hIUeSs0Iw1OHGku1RPsg

如果我們不曾看著對方哭,如何知道,快樂一轉身就是痛苦?如果我們不曾走過不幸的這段路,如何明白心痛是最沉重的包袱?親情的淚水知道我們都不願意回顧,就連僅有的恨都會因此而麻木!

_AQyRxgmXC1TvO.Jolf7Hw

冬雨滋潤過的梅花互相吐出新蕊爭豔,含羞帶淚的惹人憐愛,但凝結的空氣更顯雨夜後的悽涼!孤獨不苦,才不會為了一個字萬劫不復,沒有快樂自己過、自己哭,孤獨不苦想得太清楚反而迷路,那我寧願就此盲目!

Q7aAP_nAgWbEA7FM9GDj9A

希望以上帝大愛的精神,讓我們承攬所有的痛苦,苦難與不幸由我們家族來承擔,把過濾後的純幸福,散佈給我們所祝福過的人們!希望來年的金蛇能帶給大家一切的幸福!

YIMuE4hWYuc1I5DeC4ql9A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梅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只送幸福不送哀,這是我們處於無奈中的堅持!

o.t6uMpFSHR9UoaHU79Dow

一度相逢一度思,最多情處最情癡,孤山林下三千樹,耐得寒霜是此枝。寒梅耐得了凜烈的寒風,越是酷冷越是吐出芬芳,奈何耐不住境遇的『堂兄』,甘願當個掉落的花瓣,隨風歸於塵土,涼亭外的地上還留有燒金紙的痕跡,昔日的人影也還留存在腦裡,但屍骨卻早已跟金紙一般化為灰燼

UPugHNaCokZ30Uue4F3M4A

百思不解涼亭內沒有橫樑,何來綁繩索上吊,原來此處花架應才是真正的結束生命之處,只是在雨夜中,未免淋雨之故,解開後被移到唯一能夠遮雨的涼亭,花架下也留有燒金紙的痕跡,希望他從此不再一路坎坷難行,願他化作梅林公園的守護天使,也願從此每一次花開,都是他綻放微笑容顏的開始

Vl18Xig6EkuY3Cqi1Ab9EQ

一樹寒梅白玉條,迥臨村旁傍溪橋。不知進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銷。位於村旁的梅林公園,在涼亭內的座椅是堂兄每日午後的閒坐之處,每日中午過後常可見他獨自一人閒坐涼亭內,他是在蘊釀死意或是在消除怨氣,沒人知道他心中的思緒,又或是兩者都曾在心中交戰較勁,只是最後前者戰勝了後者

雲林斗六梅林溪河岸公園

昨日梅花作意開,繞花豈惜日千迴?夜來風雨偏相厄,誰向人天訴此哀?雨夜後的梅花不惜圍繞著它無數回地端詳,欣賞著它的燦爛,只是惋惜一夜風雨後,偏偏打落了滿地,像是這一場災厄,是內心裡最深沉的痛惜,也像無法對上天傾訴的慘痛情懷一般,簡直無語問蒼天!

yjZIO5vFflbrKaMv.bUsiw

在梅林公園的另一個入口,栽種了數棵的『羊蹄甲花』,只因葉片的缺角形狀類似羊蹄而得名,羊蹄甲花又名『印度櫻花』,花朵類似櫻花但大且鮮艷,同樣都是春冬季節所開的花種

EJwLGkDRvWhUWvikq31LiA

只是這些羊蹄甲花有著類似『關刀豆』的豆莢果實,垂掛在樹上的豆莢不僅堅硬,更可當兒時的玩具刀來把玩,開花時葉片仍然很多未掉落,可能是新栽種的關係,不如『信竹兄』部落格裡的羊蹄甲花來得美

AnI9Z5orTfej20Tzor3ijA

逃避不一定躲得過,面對不一定最難受。孤單不一定不快樂,得到不一定就永久。失去不一定不再有,轉身不一定是軟弱。別急著說自己別無選擇,別以為世上只有對和錯。許多事的答案都不只一個,所以我們永遠有路可以走。你能找個理由難過,也一定能找到快樂。不過不管怎樣,梅花瓣上的露珠曾經是他的淚水,綻放的花朵曾是他的期待,掉落的花瓣也曾是他的嘆息,如今只把眼淚往心裏流,把笑容換來細水長流,化身守護公園的天使只做您的朋友!

《延至閱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賓哥 的頭像
賓哥

賓哥的旅遊雜記

賓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lillion
  • 賓哥您好:
    您於本文提及已故堂哥於梅林公園結束生命是否真實故事嗎?
    因老家在棋盤,好久未回去,最近返鄉才驚覺梅林溪旁的防汛道路擴寛而且建有堤防及人行步道等,令我覺得已經不是個所謂鳥不生蛋的地方。但當時我覺得為何防汛道路旁有兩個不同地點的梅林公園,中間還有一個隱藏在養雞場旁的戰車公園(它算公園嗎?),當初我以為是政治人物喜歡好大喜功,彰顯政績,所以才未把公園整合擴大,成為一個大規模的河岸公園,類似綠色隧道,成為斗六近郊另一個吸引民眾休閒踏青的場所;難道是因為原梅林公園有此一不幸事件,因此當時的斗六市長才把公園往前移往300公尺旁的新址嗎?難道不是因土地徵收問題或利益擺不平問題?
    夏季時分,我眼前兩個梅林公園(新的有前任市長題名),但是皆是荒草叢生,與您的照片相較,天壤之別。
    請問,原來的梅林公園(植有數十棵梅樹的)是那一位市長任內所為,雞場旁的坦克車是梅林砲兵基地退役的嗎?附近居民鮮少有人知道那裡藏有供參觀的坦克車,為何不移至梅林公園內,成為一個特色景點,這就是主辦單位腦殘之處。
    敬祝
    平安
    llilion
  • 您好!我們是同一個村子裡的人!我堂哥的事是卻有其事~~那是2012年12月冬季一個夜晚所發生的事!而當時梅林公園的梅花也正綻放著~~只是如今花開花落依舊!但卻是昨日已非~~往事令人不堪回想與噓唏~~
    梅林公園有兩處,一處是紅色梅南橋的溪畔公園~~另一處是梅林橋梅林里活動中心旁的運動公園~~中間還有一處四輛戰車的戰車公園,而這三處公園的設置都跟斗六市無啥關連,因為雲林縣是個窮縣,也是個中央不愛,自己手臂不粗所造就出來的窮縣,所以這梅林溪畔的公園都是因為有了湖山水庫,怕被抗爭的情形下一個中央回餽地方的措施,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湖山水庫的設立,也就不可能有這麼漂亮的梅南橋與梅林橋,還有筆直的道路與及溪畔公園、溪畔單車道。
    其實公園沒有土地徵收的問題,你在參觀戰車公園時~如果眼尖一點就會發現溪旁有一條像對岸石頭所砌成的石岸,那就是我們小時候所看到的溪岸,溪岸往溪中的土地都是4、50前所開墾出來的,所以說戰車公園或梅林公園(有涼亭的那一個)的土地以前都是溪埔地,也就是屬於河川水利局的土地。
    那至於為何像你講的不將這三處地方整合成一處綠色隧道,你的想法跟我一樣,只是這些都是政治鬥爭下的犧牲品,雲林縣是綠色執政,本身體質不良,中央又怨恨雲林地方被綠色佔領,所以就像現在的高雄一樣產生的中央狗不理,一個窮縣窮到沒錢吃飯,反而放任一個台北市可以在人行陸橋裝冷氣,同樣是中華民國的國民,卻要因政治因速而受害,你說台北市能不抗爭不斷嗎?
    我堂兄的事是2012年12月所發生的,當時三處公園皆已完成,所以絕不是因此事而影響,而附近居民並非不知道這裡有戰車公園,只是鄉下地方白天皆忙於農事,無法像都市人一樣一有空閒就可以四處悠閒,你住過鄉下這點你應該很清楚,不過傍晚時分的梅林溪畔可是熱鬧得很呦!有很多人沿溪畔慢跑或散步,晚上更可以看見情人一對對的坐在涼亭下卿卿我我,還有每天晚上七點左右,你一定可以看見一對約40來歲的夫妻,手挽著手漫步在這珣麗的溪畔步道喔。

    賓哥 於 2014/08/10 10:08 回覆

  • lillion
  • 是哦!真希望這不是真的,因為假日我常騎鐵車運動,斗六市到湖水水庫,或是斗六市到成真公園來回。
    也因為這事件,昨天傍晚騎我的粉紅小鐵馬行經梅林公園(有涼亭的)時,一路上內心一直唸著「南無阿彌陀佛」,而且正值農曆七月半,心裡真是毛毛的。以後太晚時,我會從梅林市區回斗六囉!大家平安!
  • 這件事梅林地區的居民都知道,只有外縣市的人不知道,雖然梅林居民常在議論紛紛,但我一直都在強調,堂兄的為人正直,喜好交友廣闊,所以你不用擔心有任何靈異事件發生,更不用繞路以怕之,他會保佑大家天天都平安無事~~
    梅林公園在2011年設置完成,而梅林里活動中心的運動公園也於隔年完成,戰車公園則於2010年最先完成,這三處地方都是中央的補助款與湖山水庫的回餽金來建設的,因為雲林縣根本就沒錢,所以完成設置後,其後續的管理也籌不出錢來專人專管,所以也就常常會有雜草叢生的現象,不過當梅林公園的梅花盛開時,一片白雪皚皚的景象,曾朝攬很多人來拍照的盛況喔~~
    只是不解的是河濱的單車步道,為何不種植櫻花樹或者桐花樹,至少在櫻花或桐花盛開的時節,也能招攬更多的遊客到訪,但追根究底的原因,還是在於縣府沒錢,所以就算有心也難能成為巧婦為無米之炊~~

    賓哥 於 2014/08/10 20:52 回覆

  • llillion
  • 賓哥您好:
    因棋盤家已閒置,我們的山(湖山水庫觀景亭旁)已給別人耕作,很少回家,所以對附近事物已生疏,以下幾個問題請教:
    1.梅南橋頭的告示牌,描述有景觀吊橋,是設置在何處?
    2.年輕時曾到過幽情谷,現已忘記在何方?
    3.環球湖山校區現在是否皆移至嘉東校區,目前學校作何用途,你可知否?
    4.兵營的真實名稱是砲兵基地嗎?以前看一車車的阿兵哥從村莊(興園)經過,還看過外國人(黑皮膚),長大後才聽說這個兵營幫新加坡訓練軍人,目前曾然繼續嗎?
    5.小時候過年时唯一娛樂活動是,左右鄰居年紀相仿的小孩,一群人走路經新厝走溪底,到湖山岩玩,我記得路線未經過梅林市區,目前已忘記實際路線,您知道嗎?人到了一定年紀,總是特別懷念童年時光。
    您真是不簡單,能固守故鄉;我家的兄長皆已離開故鄉。







  • 問題一:我也是正在納悶,當初梅南橋的啟用儀式我有去參加,雲林縣長及立委劉建國,還有經濟部長當初允諾要建情人吊橋,還有生態博物館,以及梅林里的活動中心,跟棋盤村的活動中心,至今只有梅林里的活動中心完成,而棋盤村的活動中心及水庫管理局,要建在你們的山上,但管理局還在興建中,棋盤村的活動中心則沒下文,後來有聽說活動中心要建在你們村子的東方,而生態館目前只用鐵皮屋建在水庫工務處的旁邊,也就是在檨仔坑那邊,但是說好的情人吊橋呢?就完全沒下文?本來說情人吊橋要建在梅林公園(有涼亭的那一個),後來又說要建在高速公路橋下,但高速公路橋下的水庫專用道已拆,還是沒看到有要建吊橋的蹟象。
    問題二:幽情谷目前仍可進入,也就是你循著梅林溪進到檨仔坑,在往北邊的溪谷走,湖山水庫共有三條溪水匯集,第一條是你們山後的南勢溪,第二條是中坑,第三條則是幽情谷的龍眼林溪,中坑位在南勢溪與龍眼林的中間,龍眼林最靠北方,要去龍眼林會經過檨仔坑的廟宇前庭,問一下當地人龍眼林怎麼走就知道。
    問題三:環球科技大學目前的重心在嘉東校區,大學部與博士班、碩士班都在那裡,只有留五專部在湖山校區而已,每年聖誕節前幾日,環球科技大學、虎尾科技大學、雲林科技大學,會舉辦三校聯歡晚會喔!今年輪到虎尾科技大學主辦。
    問題四:梅林營區與石榴班營區都是砲兵基地,而梅林營區的重點在培訓新加坡的士兵,至於石榴班營區比較大,也是主要砲兵基地,梅林營區與石榴班營區要實兵演練砲擊時,都一樣要到彰化田中的訓練場打砲,而石榴班營區也是中部體能鑑測中心,台灣中部的官兵每年都需要到此鑑測,沒過關的則會影響升遷。
    問題五:以前的路線都是走田埂路,所以當然這些路線還在,只是沒以前般那麼好走,你可以由新厝的議天宮後面走,再經過香蕉園到達溪底路,目前已鋪柏油,循此柏油路到溪底的將爺廟,再走入現在的梅林溪,只是現在的梅林溪已不是以前的梅林溪,以前的梅林溪河床高,現在的梅林溪因河水切割,已經很難走入溪底,竄過溪底後由一間名叫『光復鐵工廠』那邊走上去,就會到梅林營區的上方,後段路就是你熟悉的路程了!
    不是我要固守家園,而是我沒能力在都市闖出一片天,我也曾經努力過,但奈何老天沒有眷顧我,所以我在家鄉的工廠待到退休,目前又在另一家工廠工作中,有關湖山水庫的文章資訊,你可以翻閱我的部落格文章分類中的『雲林地區』,裡面有幾篇有關湖山水庫的資訊喔!

    賓哥 於 2014/08/11 21:19 回覆

  • llilon
  • 與您相較,我對故鄉周遭一切懵懂無知,以前與已故的老爸在山上收成麻竹筍時,從山麓觀察,也不知道那溪流是流向何方,更別提溪的名稱,只知道山上一大堆「坑」,也覺得那是個未知世界。長大到外求學後,回家鄉就幾乎成為客人了,結婚成家後,女孩就如潑出去的水,家鄉的一切就屬於兄長的,雖然很懷念一草一木,懷念以前站在高高的龍眼樹上,往山下河床眺望的情景,也恨當初遠割不完的竹筍及一大群揮之不去的蚊子,但一切皆過去。
    上星期有幸能到湖山水庫壩頂參觀,看到觀景亭在前方,我知道那是我小時候與父母親工作的地方。但想到山上的工作就令人卻步,真的很辛苦。偶而騎單車運動到家鄉,看到家鄉的長輩日漸凋零,令人唏噓。
  • 照這樣來講,您應該是一位女生囉!我的網友 wenshu 他也是住在你們的村莊(麻園),而我剛好是住在妳們的˙隔壁(新厝),依文中所述看起來妳的年紀應該也跟我們相仿,只是wenshu大哥略長我三歲,他的情形跟妳差不多,只是他現在年紀大了,對於思念故鄉的情懷,耿耿在心,所以他現在常常回來看看故鄉的人、事、物,以解對故鄉的思念之情。
    對於如果想要知道村莊裡各河川的溪水流向哪裡?很簡單!現在goodle地圖很方便,只要輸入自己家的地址,然後查地圖就可以一目瞭然,各村莊的相對位置也可以讓妳更清楚的知道,例如湖山水庫後方就是竹山木瓜潭,天氣晴朗時的晚上,在梅南橋上也可以見到竹山八卦茶園停車場的路燈喔!
    小時候我們放學後,以及寒暑假都要幫忙家裡的農作,從小就做到怕,所以有能力的,就力爭上游,發誓再也不要留在家鄉裡從事農作,像我也是在外地闖蕩多年無結果之後,不得已才回到家鄉,一邊上班一邊幫忙家裡的農作,現在退休後也本想一心一意的2只上田工作就好,奈何有一些家庭因素讓我不得再尋找事業的第二春,對於農作還是把它當成健身的一種運動就好。

    賓哥 於 2014/08/12 18:02 回覆

  • lillion
  • hi,
    對於梅林公園、戰車公園等零散四處一事,我對議員說這是「四不像」,其針對此問題,答案如下「97年爭取時希望中水局為地方回饋為像宜蘭冬山河更大的親水公園,但是里長堅持要作現在這樣,變成你現在看到這樣!不只遺憾!唉!吊橋經費8年前已撥斗六市公所,歷經8年五個市長無人完成,議員沒有行政權,這更讓人遺憾是每年3600萬(95年至103年)共3億回饋金,歷任市長已花完,明年已沒有回饋金了」
    這就是吊橋還看不到的內幕,大概永遠看不到了!繳稅繳的很心疼!昨日騎自行車回老家,看到鄉下的老農們,大概也不會有人去抗爭去質疑錢花到那兒去了,反正明日太陽依舊升起落下,明日的竹筍還是照常要採收,柳丁該施肥的還是要施肥,管他誰執政!
  • 原來如此!沒經你這麼一說,我們這邊的居民從沒有人知道,只知吊橋為何到現在仍沒下文,此地有這種行政長官真讓人嘆息!還有你知道為什麼環球科技大學會搬去斗六嘉東校區嗎?還不都是因為梅林里的里民抗爭而搬走的,本來斗六市公所還想要把學校到斗六之間另建一條道路直通斗六,但當時學校學生太多,一下子擠進鄉下的梅林村子內,而台北等都市的學生孩子騎車又特別快,所以車禍案件頻傳,導致梅林里民有人傷亡,梅林里民就開始抗爭,這一抗爭的結果就是學校搬走,最後梅林里雖然恢復了平靜,卻也回到了鳥不生蛋的地方,同理可證,梅林里的行政長官沒有遠見,以致社區仍然沒落
    前日你回老家,而我也去了一趟湖山水庫,因水庫還沒建好無法進去,所以我在北勢溪守衛門口跟守衛聊天,我問守衛你們村子上方的水庫管理局應該也快建好了吧!守衛說水庫管理局還沒建,原因是縣府不發建照,我問說為什麼?守衛說因為縣府向經濟部要求比原設計大一點的建築,因為要加入生態館等類似遊客服務中心或博物館等設施,但經濟部不答應,所以建照就這樣卡住了,很多事情都是斗六市他們的事,我們雖有百般見解或是意見也無法被收納,因為這些都是斗六人才能決定,但偏偏卻生出這樣的行政長官,我們也沒可奈何!

    賓哥 於 2014/09/02 20:48 回覆